「只剩三十個影展要拿了。」

才一個多月前,我和Yang見到的牧導滿臉鬍渣,瘦削不少,笑起來有點歇斯底里,說我最近很脆弱,請對我溫柔一點。

他和Iris關在房間裡剪接電影有兩個月了,已經學會邊酗酒邊剪接。宣洩管道之一就是惡搞電影海報,他做了一張很有歐洲禁忌藝術片風味的電影海報,上面有兩片葉子中間寫著31,「隨便做的,要拿31個影展的獎啦。」

今天是三月二號,後天牧民和Iris就要回台灣了,今天我們收到一通來自Newport Beach Film Festival位於南加州Newport海灘電影節的電話:
Continue Reading →

02. March 2012 by designandthinkingch
Categories: 拍片血淚 | Leave a comment

混合式思考 V.S. 設計思考:訪問Jump Associates

Jump Associates這家公司,是我做的第一個訪問。之前在紐約我們的team已經訪問過幾位設計大頭,在舊金山又訪問了幾家小公司,這次是真的訪問比較商業角度、非設計的公司。事實上,Jump成立在1998年,將自己對照在麥肯錫和IDEO兩種形態的公司之間,對設計思考抱著強烈的質疑態度。從來沒接受過設計訓練的我,有些想法或許與他們類似,於是也掏出各種疑問,讓Jump共同創辦人Udaya Patnaik大談特談。

Continue Reading →

23. December 2011 by designandthinkingch
Categories: 訪談人物幕後 | Leave a comment

危險思想Remix

前幾個禮拜,育修興沖沖的分享一個東西,Everything is a Remix,一個很酷的部落格和系列影片。點進部落格,出現的畫面是:

差點被美國官方「禁網」。因為他散播的思想太危險了…
Everything is a remix,所有東西都是Remix,那創意為何?分享為何?著作權為何?

(到這個部落格小樽工坊,可以看到整個系列的影片,附中文字幕。)
Continue Reading →

02. December 2011 by designandthinkingch
Categories: 隨筆 | 1 comment

← Older posts